<th id="rsez4"><track id="rsez4"></track></th>

      <li id="rsez4"></li>
      <span id="rsez4"><pre id="rsez4"><dl id="rsez4"></dl></pre></span>

      1. 首页 > 娱乐 > 正文

        这一次,陈建斌真的“冒犯”了观众


        更新日期:2021-04-03 09:58:51来源:网络点击:1736570
        思诺思,思锐,怡丽丝尔,apaa-186,apache启动失败,ape音乐下载

        文|马 夋

        豆瓣8.3分,2021年开分最高的华语电影。

        陈建斌再次执导,加上周迅、窦靖童、大鹏等人的出演,电影《第十一回》的质量绝对对得起这个口碑。

        影片在2019年就入围了北京国际电影节,并获得了最佳编剧(陈建斌、牛建荣、牛牛、雷志龙)和最佳女配角(窦靖童)两项大奖。但之后迟迟没机会和观众见面,直到2020年的金鸡影展上,《第十一回》才首次和媒体见面。

        放映之后,《第十一回》的首轮媒体评论就“爆”了,陈建斌用“戏剧-电影”编织的双重梦境,让这群往日阅片无数的媒体如痴如醉。

        戏剧是打开陈建斌创作《第十一回》的冲动。

        因此,在观众看到这部电影时,十足的戏剧腔调和现实生活游离的观感油然而生,剧情是一段往事和当下戏剧团的排练相呼应,并以章回体进行剪辑处理,即便影片中有大量的话剧台词,陈建斌又植入非常具有戏剧效果的红布,但成片并没有让观众就此产生过多的割裂,反而让剧本变得更加戏谑,且玩味。

        而戏剧和电影之中的观感,似乎有一种说不透的“距离感”。我们时常能在有的作品中,看到观众的“吐槽”,“舞台戏剧感过重”;但同样也有像《第十一回》这样,反而因为这股戏剧感被褒奖的作品。

        那么,戏剧和电影之间到底有多少距离呢?

        戏剧下的蛋

        “戏剧”是《第十一回》最核心的关键词。

        《第十一回》编剧之一雷志龙第一次在影院看完成片之后,在社交平台写到,《第十一回:戏剧下的蛋》原本是他想评价这部电影的名字,只是看完之后,又觉得并不准确。

        那么如何准确解密《第十一回》中“电影和戏剧”的关系,我们不如从雷志龙进入这个项目的时间轴开始聊起。

        雷志龙(右二)

        雷志龙和导演饶晓志合作多年,一起创作了电影《你好,疯子》《无名之辈》和多部戏剧作品。电影《无名之辈》杀青之后,饶晓志接受了陈建斌的邀请,参与到电影《第十一回》的监制工作。与此同时,陈建斌发了一版由牛建荣和牛牛创作的剧本《刹车杀人》给雷志龙,希望他能提出些许建议。

        《刹车杀人》正是《第十一回》的前身,当时剧本已有非常完整的电影核心——关于刹车杀人这件事,而30年后有话剧团要把事件改成舞台剧。

        “和陈导聊天是会让你嗨起来的,而且碰上表达那么有意思的剧本,我当然也愿意。”虽然当时手上有其他项目正在推进,他仍为这个剧本留出了2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整创作。

        陈建斌将这个雷志龙、饶晓志、王学兵、韩杰等人在内的创作小组称做“复眼文学小组”,名字则来源黑泽明御用编剧桥本忍创作的传记文学《复眼的映像》,而日本大师级导演黑泽明更是被后人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

        作为国家话剧院演员,陈建斌本身对戏剧就有天然的情怀。如果只是这部电影单纯地做成一封献给戏剧的情书,或许对于他而言,并不足够。《第十一回》可以,虽然讲得是现在发生的事情,但现在发生的这个故事又牵扯到了以前。

        正是一个这么强有力的故事情节,“才能够把我对舞台剧的热爱和情怀放进去,作品能相得益彰。”电影里的舞台上下,互相纠葛,相互影响,最后胡昆汀就是“李建设”,贾梅怡就是‘赵凤霞”,甄曼玉就是“马福礼”,用最直白的话来解释——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雷志龙告诉我们,陈建斌对这部剧的标准是以“契科夫戏剧的高度来要求我们。

        “冒犯观众”

        《第十一回》中,大鹏饰演的胡昆汀引用了一句戏剧《冒犯观众》的台词,把戏中戏直接作出了呼应。

        这类戏剧台词在电影全片中屡见不鲜,雷志龙告诉我们,在创作过程中,陈建斌导演让团队整理出100段经典的戏剧台词,并找到合适的内容,融进电影剧本中。但这种糅合并不是单纯地堆砌,而是精准地放进了整个故事的表达中,并适当地结合了电影中舞台戏的表现。

        《哈姆雷特》《玩偶之家》《萨勒姆的女巫》《冒犯观众》等一众经典话剧的元素,均能在其中找到。

        整个创作时间,从原本以为的2个月,被无限拉长至9个月。

        过程是痛苦难熬的,但收获是惊艳的。从目前的口碑和成绩来看,所有的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如果《第十一回》是一面镜子的话,从某种程度来看,雷志龙第一次编剧的电影作品《你好,疯子》则像是它的B面。细看两部电影评价,“舞台感强烈”是出现频率最高的用语,但在前者的语境中,多为褒奖,后者则带着些许的批评。

        “好像作品被说了这个话,就成了一个毛病。但这个真的是一个毛病吗?可能并没有找到一个很准确的肯定。”作为创作者,雷志龙对这类评价同样困惑,刚开始做电影那会儿,他会把豆瓣上的每条评论都细细看完,面对这类评价的时候,他会反思。

        《无名之辈》刚上映的时候,雷志龙每天都会在家看评论,短评和长评加起来差不多有6、7千条,“我每条都会去看,从那些观众看完的感受中,找到可以用来以后矫正我自己对待剧本创作的认知。

        这种情况同样发生在导演饶晓志身上,他告诉我们,自己刚开始做电影的时候会思考,是不是过去做话剧的惯性思维移植到了电影中,但是到了《无名之辈》上映时,仍有出现这类评价。这种自我反思也慢慢转变成了对市场的反思,尤其是对于戏剧风格的使用,恰当的融入才是最准确的。

        在电影《人潮汹涌》中,饶晓志多处直接采用了舞台风格呈现,理由很简单,“因为合适。”

        戏剧和电影结合,如何才不会“冒犯观众”呢?

        电影与戏剧离婚

        在电影史上,电影和戏剧之间一直都是错综交接的,甚至电影刚来到中国的时候,就被称为“影戏”。这种模式并不止发生在中国,时至今日,英国仍不少导演和演员都是戏剧出身,美国百老汇同样孕育了不少出彩的电影人和电影作品。

        那么观众对于“电影和戏剧”的争论又来自什么呢?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电影的理论学家钟惦斐曾提出“电影与戏剧离婚”的观点,成为当时电影现代化的口号之一。此时,大众对于电影的审美,做出了全新的思考。随后整个文艺界对这个话题从没停止过,甚至有人曾提出是否应该选择戏剧演员来出演电影的疑问。

        质疑和认可声中,中国电影的美学也不断发生着革新,戏剧演员依旧顶起了电影圈的“半边天”。《最后的贵族》中的濮存晰、《鼓书艺人》里的李雪健,甚至《红高粱》的姜文和巩俐,每一位都是戏剧专业或者戏剧演员出身。

        但好像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戏剧和电影的关系更多是停留在演员使用的讨论上。除了偶有《变脸》《一个死者对生者的访问》等影视作品,以及《日出》《雷雨》这些经典话剧之外,中国内地影市中少有像好莱坞那样直接把戏剧改编的电影作品。

        直到2015年,《夏洛特烦恼》和《恶棍天使》横空出世,以话剧为代表的戏剧和电影的距离,似乎又变得模糊起来。从当下的评论来看,沈腾、马丽、任素汐等话剧演员已然得到了观众的认可,“开心麻花”也作为了一个强有力的电影品牌被观众接受。

        即便如此,“小品化”、“话剧感”的评论依旧会出现在这些作品的评价中,就连《你好,李焕英》都没逃过。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或许这已经成为了观众表达不满的一种方式,我们作为创作者是没有办法控制的,但我作为编剧,我可能希望有更多风格的电影出现,并有观众认可。”雷志龙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作为创作者,有一点是无法避免的,就是不能讨好每一个观众,任何作品都会有人喜欢,也会有人不喜欢。”

        如果说电影的魅力是带观众走进故事,那么戏剧的“在场”则是它最为迷人的地方。当然,戏剧变成电影的时候,这种“在场”并不是必须的,真正重要的则是故事本身。

        雷志龙也谈到,电影《爱乐之城》的拍摄手法方面,运用了很多音乐剧的调度,但这并不影响观众的喜爱。

        当然,自从大批话剧导演进入电影圈后,他们在推动电影进步的同时,也经历了学习、研究和掌握电影特性的过程。而当这些导演重新投入话剧创作时,又能将电影语言融入自己的作品,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都能在后期的话剧演出中处处可见的。

        正如前阵子刚完结的综艺节目《戏剧新生活》,企图让观众了解戏剧,走进戏剧人的世界。虽然最终的播放量并不及其他的综艺节目,但在观众心中的认可度则遥遥领先。可能戏剧目前是小众的,“戏剧-电影”仍是有门槛的,但在当下,电影美学上是否仍需要追求和戏剧“离婚”呢?

        答案一定在观众心里,而《第十一回》将会是一次不错的验证。

        相关:

        云南瑞丽:对缅籍患者“一视同仁,全力救治”  (抗击新冠肺炎)云南瑞丽:对缅籍患者“一视同仁,全力救治”   中新社瑞丽4月2日电 (缪超)“我们对入院收治的缅籍患者,不分国籍,全力以赴开展救治工作。”瑞丽市中医傣医医院院长马建松2日对媒体如是表示。该院是瑞丽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定点收治医院。   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瑞丽市,与缅甸接壤,是中缅边境上人员、车辆、货物流量最大的口岸。近日,瑞丽市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其中包括多例缅籍患者。   据悉,瑞丽市疫情发生以来,在中医傣医院新院区58名医疗人员的基础上,瑞丽市再抽调13名医务精干人员支援中医傣医院新院区,充实医疗人员队伍力量,有力..

        统一战线助力基层治理 浙江衢州启动“三同工程”  中新网衢州4月2日电 (记者 张斌)基层实践过程中,统一战线正愈加强化“凝聚起来、落实下去”的责任担当。   4月2日,浙江省衢州市统一战线“三同工程”助力基层治理行动启动仪式在该市衢江区举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盟中央副主席徐辉等嘉宾出席。   中共衢州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傅根友介绍,该市充分发挥统一战线人才荟萃、智力密集等优势,深入谋划了“三同工程”,希望通过大力开展“同心社会服务”活动、推行“同心矛盾调解”制度、构建“同心协商议事”机制,切实推动统战资源向一线倾斜、管理向一线下沉、服务向一线集中。   汇聚统战智慧和力..

        上万只野生天鹅返回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  中新网乌鲁木齐4月2日电 (刘雨珊 李斌 巴音达来)每年三四月份,数以万计的天鹅、小天鹅、疣鼻天鹅等珍禽鸟类成群结队飞回新疆和静县境内的巴音布鲁克草原上的天鹅湖,进行繁衍生息。   2日,在巴音布鲁克草原上的天鹅湖里,上万只天鹅或在湖面嬉戏,或在空中盘旋,构成了一幅生机勃勃的春日图景。由于今年气温回暖较早,天鹅及各类珍禽从二月中旬就开始陆续回迁,较往年提前了半个多月。 随着当地生态环境的不断改善,目前,保护区中包括野生天鹅、灰雁、黑鹳、白头鹞在内的各类珍禽的种类已达131种。 巴音达来 摄   为了更好地保护各类野生动物,国家..

        相关热词搜索:思诺思,思锐,怡丽丝尔,apaa-186,apache启动失败,ape音乐下载

        上一篇: 去录了《姐姐2》总决赛,感觉保守又疲惫...
        下一篇: 广州“红色文化轻骑兵”追寻红四师革命足迹

        色橹橹欧美在线观看视频高清